标题图为Angela Barrett所作的《雪雁》插图

接触雪雁这个故事是从Camel的音乐开始的。在我开始接触前卫摇滚世界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对Camel的了解一直停留在那张经典的Mirage上。但无疑,Camel那独特的旋律和音色在1975年The Snow Goose这张纯器乐专辑中得到了真正的体现。2013年这张专辑还进行了重新录制,加入了更多细节。

这段时间听过各个版本的The Snow Goose,深深被其优美的旋律吸引,却又不住地感受到一种凄美,不禁想要了解专辑背后的故事。曲目的名称并没有透露太多线索,所幸原著已经进入了公有领域,便找来了一份拷贝阅读。

这部作品是美国作家Paul Gallico所著的短篇小说,全名《雪雁:一个敦刻尓克故事The Snow Goose: A Story of Dunkrik》。作者基于二战时期关于雪雁的一些传奇片段,将其扩充为一个关于爱、勇气、美丑和治愈的凄美故事。小说行文非常优美,富有诗歌感,是一篇相当优秀的短篇作品。不过目前还没有中文版。

故事围绕居住在废弃灯塔的画家Rhayader,女孩Fritha以及联系它们的雪雁展开。Rhayader因为肢体残疾而远离人类社会,专注于保护鸟类并为自然作画。独居的生活令他感到孤独,而为了救治迷途受伤的雪雁,他结识了Fritha。他为雪雁起名迷途的公主Lost Princess。雪雁年复一年地去而复返,而Fritha也只在雪雁归来之时回到灯塔看望Rhayader。有一年,雪雁不再离开灯塔了,Rhayader告诉Fritha,公主不再迷途了,这里就是它的家。数周后,Rhayader独自驾驶着自己的小船前往了敦刻尓克参与救援,雪雁跟随着他离开,却自己独自回来了。它没有停留,而是飞向远方,永远地离开了灯塔。

小说写的比较委婉,但是不难看出对Rhayader而言,雪雁其实就是Fritha的象征。Fritha只有雪雁回到灯塔的时候才会出现,而雪雁飞走时便离开了。当雪雁留在灯塔的时候,Rhayader也许认为Fritha不会再离开吧,他告诉Fritha,这里就是她的家。对Rhayader而言,Fritha就是他的迷途公主,抚慰了他内心的孤独。

当Rhayader选择前往敦刻尓克参与救援,雪雁带着Fritha的祝福跟着他冲向了枪林弹雨。当雪雁独自回到灯塔,向Fritha告别后转身离去时,对于Fritha而言,雪雁又何尝不是她失去的Rhayader呢?

小说通过雪雁联系起了两位主人公,对于他们之间的爱情没有直接叙述;对于战争导致的悲剧,也没有正面叙述。但透过对雪雁飞行的种种描写,表现出了人物内心的羁绊,并烘托出一种凄清却又温馨的氛围。

Camel的改编便是基于此故事进行的,相当优秀地营造出了原著的氛围。Latimer的长笛在专辑中的运用则使得悲剧感没有那么强烈。相比于MirageMoonmadness,我倒是更喜欢这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