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花开

五月是一个热情洋溢的季节,我经历了一段心潮澎湃的热恋,一次刻骨铭心的褪变。 虽然心思不在这上面,这个月还是读了些书。先是两个月前开始看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总算是拖拖拉拉地读完了,它没什么好称道的,就是一本教材——没什么特点,但也没什么缺点,只要你能系统地学习,总是能学到点东西的——另外,关于西马早期人物的思想(卢卡奇、葛兰西、科尔施、布洛赫),看了复旦的公开课作为补充,这套教学视频讲得比书要清楚些。

今年大概1月份的时候我开始偶尔听播客《随机波动》,里面有提到《那不勒斯四部曲》,而且显得颇有神秘感。这套小说想必是很流行的,但在中国是否如此倒未可知。鉴于随机波动的进步色彩,读完西马教材,我就找来看了看,权当换成小说放松心情。不过这套书可以说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到今天,我已经看完了《我的天才女友》和《新名字的故事》,这前两本的情节主要是围绕两个女主人公的童年和青年阶段在那不勒斯城区的故事展开的,和我预想的一样,里面展现了女性在父权社会中的被压迫,以及两个女性之间微妙的特殊情感,但最精妙的莫过于,作者是把它们有机地放入那不勒斯“罪恶都市”的大背景之下的。破败城区里“庶民”们的浑噩生活、腐败而肮脏的商业、不断循环轮回的生活方式,还有下层人民的苦难生活和女性的从属地位,这一切才是主角想要逃离那不勒斯的根源。在我看来,这本书的主题是「逃离」,讨论的其实是两种生活之间的冲突:一种是安于现状的生活——“庶民”的生活——一种是理想主义的自由生活。找不到更好的辞藻,姑且这么说吧。

至少在我看的部分里,后者其实指的是“精神富足”的知识分子、文化人的生活。这种生活同时吸引这两个主人公,但是因为环境,她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有着不同的性格,但这种追求是一致的。不过,当阶层发生了跨越,又难免用居高临下的态度俯视下层的人,全然忘记自己是从哪里走出去的,主角在考上大学,有所作为之后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态吧;即使主观上没有这样的意愿,客观上生活方式的不同,也会让这样的人同他的出身失去交流,最终斩断联系。两位主人公的疏远就是如此,这也许是作者所要描写的另一种无奈吧。


上个月发生的一些事情:

  1. 月初的战狼外交。主要有两件事:赵立坚对日本核废水的讽刺画,还有在印度疫情危急的情况下,长安网用“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挑动民族主义情绪。

  2. 粉丝倒牛奶

  3.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因为49中的事情,热度后来就没那么高了。 至少从公报来看,人口还是增长的,就是数据对不上。

    当时说要解决人口问题。果然到了月底,全面三胎政策放开了。

  4. 成都49中事件。和以前一样,经历了反转。暴露出的主要问题是(一)政府公信力不够(二)政府和学校处理舆情的能力太差,太敷衍。当我们没法得到透明的信息的时候,那就不能怪大家传谣了。

    至于境外势力,看来它真的存在。不过存不存在境外势力,和问题本身应不应该解决是独立的事儿,不能因为有境外势力就不解决问题,而且把所有讨论问题的人打成境外势力。现在的某些极端爱国主义者团结在某些国师周围,大有党同伐异的意味。

  5. 袁隆平先生逝世。不谈关于其成就的争议。CGTN作为官媒,发布不实消息,造成了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6. 「躺平学」大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