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了春节,成都已经有了些许暖意。这正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加之残梅与海棠的点缀,即使是简单的景观,也颇让人赏心悦目。

我在家里舒舒服服地度过了年关,倒有些闲心,想四处走走。若是以往,恐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只因事务缠身,自然没有心情;但如果完全放松,又免不了长途跋涉,要去“远方”看看。这块生养我的地方,我却从来没有仔细地欣赏过。疫情反倒给予了难得的机会。踏上北漂的归途以前,得了闲,我便一个人出去压马路,走马观花地四处瞧瞧。

此时的北京,断然仍是冷峻的,但南方的春天却早已到来了。明媚的阳光,徐来的清风,给新的一年带来了温暖和希望。人们在祥和地享受这难得的时光,一切似乎都变得静谧,仿佛车马不再喧嚣,岁月在此定格。不过此时仍是有声的:不知谁弹得一曲古筝,似远似近,难以捉摸;一群孩子抽动着木陀螺,它在青石板上跳动,发出轻轻的呜咽。

当我默默地旁观这一切,我多么希望这就是世界的全部,人们都在这艳丽的春光中自由地生活着,不再经受苦难。这只是年轻人不切实际的幻梦,但盎然的生机,总让人备受鼓舞。

希望永在人间!

摄于浣花溪公园 2021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