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车没有筐,也没有后座。刚好开会发了一大堆的书,没办法,我只好一边抱着它们,一边骑回了宿舍。现在想来,这实在是一次危险的行动。倒不是说不掌把的问题,而是没多久之前,有个人一边骑车一边拿着电脑,被人拍了下来在清华学生之间广为传播。据我所知,大家都给他贴上了「内卷」的标签。

这不禁让我有些后怕,万一有人以为我是买了这么一大堆书,或者是带着这么多书自习回来(幸好我当时没翻书!),那我岂不也成了「卷王」?虽然说,从视觉冲击的角度上,肯定是远远比不上这位同学,但是在这种什么都可用「卷」来指称的环境,谁能保证不会有个「卷卫兵」出现呢?

就说这位同学的事情,我想也远远不能用「卷」来形容。跑程序跑到一半不能终止,那是常有的事情。有些时候因为客观原因你不能继续待在教室或者实验室,除了一直拿着电脑又有什么办法呢?当然,他可以一直站在大街上,不过如果这个程序要跑很久呢?如果是我,我会赶紧回寝室,然后插上电让它慢慢跑,而不是选择在外面吹冷风。 只是可惜,他没能把笔记本电脑的盖子稍微合上一点。这几张照片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是在编程,视觉欺骗性极强。至于单手骑车,用手拿电脑之类,虽然不应该提倡,但客观地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还远没有达到清华特色的地步。

社交平台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回到宿舍之后,刷到关于这件事的各种新闻,也和同学一起嘲笑了片刻。不过当我意识到这其中的问题,只觉有些毛骨悚然。仿佛学校里有一个隐形的红线,如果不小心越过了,就会被人「戴高帽」,拎出去游街示众一样;仿佛不管做什么事情,最好都要想想看是不是「卷」了。

关于「内卷化」这整个议题,也许最令我感到彷徨的是,那些真正分分计较、恶性竞争的人,往往没有人批判,反而成了偶像;而那些在底层挣扎、为了完成最基本的要求都需要非常努力的人,倒成了批判的对象。这是舆论应有的导向么?是否可以说,「卷」早就成了既得利益的人用来为自己正名的武器呢?

2020年9月30日

于清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