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主义害死人,这话不假。尤其在疫情爆发的一个月以来,我算是侧面见证了不少形式主义作风的例子。在基层,为了抗疫而展开的各种行动无不有着直观上光鲜的一面,但当我们考察其意义、内容、实效的时候,却发现这些行动所依据的原理和规范并不能保证其一致与正确。

在人们的眼前与心里,已经有着一套最基本的形式系统——也就是世界观——它使得我们能轻描淡写地处理大部分价值判断。在真实的世界,追求意义与实质是非常困难的,有时也是危险的;当我们可以固化我们的思想,机械地处理问题的时候,往往不会深究其背后的原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套思维和逻辑并不是完美的。

形式主义如此令人不安的原因,在于其形式并不能证明其正确性。而且这种错误并非偶然,在纷繁复杂的世界规则中,我们并不能换一种形式主义就能克服这一问题。像机械论者想象的那样,以绝对的原理推动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因为新的原理与本质在不断涌现,旧的原理也在不断发展,而人类的理论设计却无法精细地刻画这一过程。 这与数学世界里的形式主义截然不同,在那个世界中,一切都抱残守缺。